佳木斯在线:故事:妻子重病我伤心不已,哪知她临终的遗言让我惶恐了10年

admin 6个月前 (03-19) 社会 59 0

1.取皮

院子里,妻子最爱的海棠已过了最好的花期,先时如火如荼的红花凋谢了十之七八,只剩下几片已然发枯的红瓣欲落未落,垂在枝茎上。

在谭少堂的哀求下,重病的妻子朱真终是说出了那个法子,那个可以让她如同院子里的海棠花一般,今年谢了,明年再开的法子。只是妻子再活过来的期限,却是十年!

谭少堂接过妻子递过来的瓷瓶,手有一丝颤抖。这瓷瓶只有三寸来高,青得像玉,薄得像纸,对着光亮的时候,就会愈发地通透——从瓶子的这一边,可以隐约地看到另一边拿瓶子的手指。

“我说的,你可都记住了?”

谭少堂看着妻子已经瘦得脱了形的脸,眼泪又不住地要流下来,但是又怕妻子看见伤心,只得生生忍住:“嗯,从今日起,我每日向这瓷瓶里滴满自己的血。只是这瓷瓶这幺小,怎么盛得下。”

可是朱真却笑着说了让他更惊异的事:“盛得下。从今日开始,滴满整整十年,再到此时,我十周年的忌日。”

谭少棠睁大了眼睛:“你胡说什么!你还好好的。”

朱真按住他的手:“时辰不多了,你要仔细地听我说完。”她喘息着从床头的里侧又摸出一只缠着金丝的乌黑木盒,“待我死了,将我的头发剪下来,烧成灰,存在这只盒子里。”

那盒子总共巴掌大,又能盛得多少灰。谭少棠又是满腹疑惑,但这一次他忍住了。

“然后……”朱真脸色枯槁地望着丈夫的眼睛,她的面色已泛出青灰,就和死人一样了,但那双眼睛却依然凝聚着最后一点星光。

谭少棠不得不将耳朵凑到妻子的唇边,妻子最后的话语伴随着一点稀薄的暖气拂向了他的耳朵。谭少棠听得目瞪口呆,眉宇间流露出一点恐惧。他连忙抬头看向妻子,妻子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,唇边残留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。

朱真就这样走了。妻子重病我伤心不已,哪知她临终的遗言让我惶恐了10年。

当最后一批吊客离去,夜空已经黑得像一团浓得化不开的墨汁。谭少棠一个人守在妻子的灵前,好久才积蓄了足够的力气让自己站了起来。

他走到还没有封钉的棺材前,妻子正仰面躺着,看着那张祥和宁静的脸,谭少棠艰难地从袖子里拿出一把闪着寒光的薄刃小刀。他紧紧地将那把刀抓在胸口,哭了起来。他只是想让自己的妻子活过来,为什么要这么难?

朱真最后的嘱咐,要他把她的皮取下来。这精巧的小刀也是她留下的。她又说了两句令人费解的话。只要拿着这把刀,他就能丝毫无损地剥下。除此以外,切不可用,须得妥善收藏。

有了这一整张皮,就有了最好的画布。到了十年的忌日,用他的血将她的发灰调匀,就是作画的颜料。他就跟着记忆中的模样,再一笔一笔地把她画出来。

,

诚信在线

诚信在线(www.cx11yj.cn)现已开放诚信在线手机版下载。游戏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用实力赢取信誉。

皇冠APP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佳木斯在线:故事:妻子重病我伤心不已,哪知她临终的遗言让我惶恐了10年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537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8
  • 标签总数:874
  • 评论总数:164
  • 浏览总数:7435